[分享] 20171018 大阪伊丹空港拍機紀錄

看板Aviation (航空板)作者 (文人相輕自古皆然)時間1周前 (), 編輯推噓2(202)
留言4則, 4人參與, 1周前最新討論串1/1
前篇跟大家分享了CRJ-200ER的飛行紀錄, 這篇是準備回台前,再度回到伊丹空港浪流連, 很喜歡在伊丹空港看飛機, 一來有很多羽田看不到的飛機, 再者不用移動航廈就能一網打盡, 是個航空迷很幸褔的空間。 圖文好讀網誌版請看: https://hikouki.pixnet.net/blog/post/69655460 以下是純文字版。 前一晚順利把我飄洋過海來看妳的CRJ-200ER牢牢地握在手掌心,此次秋田行也將踏上歸途,為了避免舟車勞頓,昨晚抵達伊丹後,直接入住空港對面步行可達也有大浴場的 Green Rich Hotel Osaka Airport,最後一天上午索性也不作任何安排,睡到自然醒後,便搭乘飯店的接駁車直送ITM,直奔最後一天的行程首站 - 伊丹空港迎送展望台,接著便搭乘JL3006前往東京成田空港,再轉機JL811返回高雄。 ANA Wings, DHC-8-Q402NG, MSN 4445, JA462A 與我僅一柵欄之遙的JA462A,是ANA集團受領的第22架DHC-8-Q400,也是首架由ANA Holdings導入的大狐狸,安娜集團在引進DHC-8-Q400上經歷了好幾個階段,最初為了取代64席的和製YS-11客機,ANK選定了座席數達74席且性能優異的Q400,來擔任伊丹連接地方空港的主力機種,初號機JA841A於2003 /7/14交付,是首架日籍的大狐狸,首批14機於 2007年3月交付完畢,但就在JA854A受領前,JA849A於3/13擔任由伊丹前往高知的NH603時,因為鼻輪起落架故障而以機鼻擦地迫降高知,儘管JA849A後續經過修復後恢復到可飛行的狀態,但採高規格操作的ANA決定不再讓其擔任載客任務,有一陣子將JA849A放在下地島空港擔任訓練機的腳色,並在2009年底將其出售回Bombardier公司。少了一架Q400的 ANK,自然對於運能有所影響,在不知如何跟Bombardier交涉後,2010/2/1開始受領第二批大狐狸,二代目初號機JA855A以降是採用全新客艙設計(包括Overhead bin及燈光照明)和修正鼻輪設計的Next Gen,而隨著ANA集團內的整合,DHC-8狐狸家族和B737-500超級海豚被整併到ANA Wings (AKX)重新出發,在決定將5架50席的中狐狸DHC-8-300除役後, AKX於2011年1月5機大狐狸追加導入,並在後續又追加發注的JA462A於2013年7月受領後,完成了大狐狸21機體制的建置。但眼前的JA462A,並非AKX的Q400最末機,2016/3/29安娜集團再度追加3架Q400,隨著JA463A/464A/465A於2017年交付完畢,ANA集團麾下一共擁有了24架DHC-8-Q400。JA462A今天跟我一樣睡到自然醒,下午只有往返大分的NH1689/1690 /1691/1692,難怪此時還在角落賴床。 相隔三天後,再度蒞臨伊丹空港的出發大廳,只是此行有別於到日本鄉下住一晚,要搭乘JL3006到成田轉乘國際線,所以首度鑽進International Connections櫃台。 領到了此行的最後兩張登機證,是ITM-NRT的JL3006和NRT-KHH的JL811。 仰望一下JAL搶搶滾的航班資訊,除了往宮崎的JL2437因來機晚返所以誤點之外,其他航班都準點!每次都忍不住讚嘆駕魯的First Class和Class J賣的真好,想現場加價升等沒有一次如願。 J-AIR, ERJ-190-100 (ERJ-190STD), MSN 19000735, JA249J 把所有家當脫手後,熟門熟路地攀上屋頂的迎送展望台,此時一溜煙滑進Gate 16的巴西嬌娃,就是剛剛被點名來機晚到的JA249J,昨晚夜宿鹿兒島的JA249J,一早派飛 JL2400/JL2403/2404繼續在伊丹鹿兒島間折返跑,下一腿才是轉戰前往宮崎的JL2437,這是JA249J本日最後一次現身ITM,因為抵達KMI後下一班是洗機回HND的JL694,然後還要再打一趟JL219/218往返南紀白浜後才結束本日7腿的飛航任務。 All Nippon Airways, B737-881(WL), 33904/4561, JA73AN 停靠在沒有空橋之Gate 13的JA73AN,一早已完成往返仙台的NH731/734,下一腿是表訂地停4個小時又5分鐘後前往札幌的NH777,之後還得從新千歲派遣NH712經中部再接飛NH449夜宿福岡,一天5腿還得從北海道殺到九州也實在不輕鬆。 All Nippon Airways, B777-281, 27938/77, JA701A 停靠在Gate 10的JA701A,雖然不是ANA天字第一號的B777 Series初號機,但看其番號和出廠序號,肯定也是非常資深的大前輩。JA701A是安娜受領的B777-200七號機,此時已經完成今天的第三趟任務,早班的組員上午得飛NH13/18/21/26往返羽田伊丹,午班的組員比較輕鬆,只要打一趟NH261/266快閃福岡就打卡下班。拍照的此時,ANA老字號B777-281亂碼排序的JA8199/8197/8198/8968/8967等五位大姊已經依序除役,JA701A與JA8969則在三個月後,一前一後地退出了商業飛行,存放在飛機墳場的JA701A也難逃被殺肉的命運,在2019遭到拆解。 ANA Wings, B737-54K, 27435/2875, JA301K 停靠在遙遠Gate 11的JA301K,也非AKX天字第一號的B737-500初號機,而是ANA集團的超級海豚10號機,早年由ANK導入後,曾短暫地回到安娜母公司,之後又到北海道交換學生四年半,是當年移籍Air Do的7仙女中第3架歸還ANA Wings的小海豚,隨著AKX在 2020/6/14將延退好一陣子的B737-500全數除役,JA301K幸運地轉換了身份,以整備訓練機的角色繼續留在安娜集團,以不同的方式為日本的天空奉獻心力。在此行成功收下 CRJ-200ER後,食髓知味的我,也在2019年初春,安排了一趟沖繩48小時快閃,抓住了超級海豚的尾巴。 Japan Airlines, B777-289, 27641/159, JA009D 此時快速通過司令台的,是看到註冊番號就要馬上立正站好的大前輩JA009D,2004年4月,JAL與JAS完成了舉世矚目的雙J戀,JAS旗下的B777-200、A300B2、A300B4、A300-600R、MD-81、MD-87、MD-90也跟著嫁入JAL,而合體後的駕魯在日本國內線上也總算堪能和日本王安娜一決雌雄,但好景不常,除了陸續引退的A300B2、A300B4、MD-87之外,隨著JAL經營不擅破產重整,血統不純正又不是Boeing正黃旗的A300-600R、MD-81、MD-90,便難逃被整肅的命運而提早除役,僅有當年交付時轟動全球的彩虹7仙女B777-289,因為與JAL有整備上的共通性,而保留JAS的血脈到了2021年。 當年波音在發展B777計畫時,JAL與ANA都是「Working Together」的座上賓,也順理成章地成為全球首發客戶,而當時為了整備上的方便,ANA與JAL講好一同使用PW發動機,而首次選購BOEING的JAS,雖然欲以B777-200和雙雄一較高下,但也搭上了維修便利的順風車,拿香對拜地挑了PW發動機,也讓這7架B777-289毫無違和地融入了B777-246這個大家庭。 急著要出發的JA009D,是JAS受領的B772六號機,今天擔任羽田首班JL101前往伊丹,已經完成了JL101/106/113,此時正擔任JL116返回羽田,回去換午班的組員後,再繼續派飛羽田伊丹折返跑的JL121/126/131/138,貴為資深前輩還要出操8腿,果真老當益壯。 撰文的此時,年過22歲的JA009D並未被疫情擊敗,但誰知卻被聯航UA328在2021/2/20的發動機失效事故牽連,全球PW發動機777的停飛禁令,讓服勤中的JA009D在2021/2/21就地停飛封存在ITM,JA009D除了是最後一架退出商業飛行的JAS血脈機,也和JA771J與JA773J成為JAL最末3機堅持到最後一刻的PW發動機B777-200,只是JA771J順利地飛回羽田,而 JA773J則在沖繩就地解召,和JA009D一樣流落異鄉。 J-AIR, ERJ-170-100 (ERJ-170STD), MSN 17000308, JA217J 尾隨在大前輩身後的小不點,是讓J-AIR轉大人的主力機隊ERJ-170STD,JA217J一早已經打一趟每日唯一E70(另有3 Daily E90)的JL2243/2244快閃新潟,此行則是3 Daily都 E70的山形線午班JL2235/2236,返回伊丹後,表訂地停85分鐘更換組員,將再接飛3 Daily DH4及1 Daily SF3但最後一班1 Daily是E70的JL2357/2358往返出雲,最終完成前往宮崎過夜的JL2443後就可以洗洗睡了。 Ibex Airlines, CRJ-702ER (CL600-2C10), MSN 10327, JA07RJ 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的CRJ-702ER,是我的IBEX首拍。和JA217J並肩而停的JA07RJ,將派飛前往新潟的FW73。剛搭完CRJ-200ER的我,不但未被其狹窄的機身給嚇著,反而對CRJ更加好奇,而此時在迎送展望台上的我,怎麼也想不到,一年半後的我,竟然會搭乘 CRJ-702ER派飛FW74,從新潟返回伊丹。 原來這兩架小可愛,正在C1處等待資深大賢拜離陸升空,不曉得撰文的此時被困在ITM的 JA009D,還有沒有機會從伊丹飛回羽田呢? 停在右側的JA07RJ先走一步,原來該處是前往較長較寬的「B滑走路」32L的入口;而在原地不動搶得先機的JA217J,利用JA07RJ萬里長征的同時,就可以直接右轉進入「A滑走路」32R滾行起飛。 就在兩小RJ爭先恐後準備離場之際,足下的小海豚JA301K準備後推出發。 盡管較窄較短的「A滑走路」32R僅1,828m X 45m,但JA217J僅使用約一半的長度,就翹孤輪起身離場。 Japan Air Commuter, DHC-8-Q402, MSN 4133, JA849C JA217J前腳剛走,眼前出現了讓人垂涎欲滴的大西瓜塗裝,相較於母集團積極地找回鶴丸魂,JAC在換裝上手腳比較慢,因此還能見到殘存的「The Arc of the Sun」散佈在日本地方。全盛時期擁有11架DHC-8-Q400的JAC,每日在伊丹機場進駐兩架大狐狸,一號機派遣JAL2341/2342/2453完成伊丹-出雲-伊丹-屋久島後,等傍晚再從屋久島洗1架Q400擔任 JAL2450回來伊丹;二號機則安排JAL2347/2346/2331/2332/ 2355/2356穿梭伊丹-出雲-伊丹-隱岐-伊丹-出雲-伊丹,任務比其他噴射機前輩還要輕巧許多。JA849C今天擔任二號機的任務,此行派飛JAC的獨家航線前往隱岐。 後推中的超級海豚,要不是B737-500圓滾滾的載卡多,機身長度可是大狐狸的32.8m險勝小海豚的31.0m,翼展則是28.4m vs. 28.9m在伯仲之間。 以鹿兒島為基地的JAC,為了因應安全設施不合時宜的國產機YS-11必須在2006大限前除役,在考慮了ATR72、ERJ、CRJ等機型後,最終由性能強悍且座席數增加10席又能在1,200m跑道起降的DHC-8-Q400勝出,在2001/8/29下了確定5機1機選擇權的訂單,並於2002/10/7歡喜迎接初號機JA841C經由新千歲抵達鹿兒島,Q400從此成為JAC的旗艦機種,並且支援同集團在噪音規制嚴格之伊丹進出的地方航線,除了投入山陰、九州、四國等路線之外,還曾經遠征經由松本前往新千歲的航線,是JAC大狐狸最北的足跡。 儘管曾經傳出JAC欲在2019年將Q400全數移籍至J-AIR的消息,但最終此計畫並未成真,同樣擁有76席ERJ-170的J-AIR,經過集團內的整體評估,在機隊單純化及調度簡單化的考量下,J-AIR還是單純操作E-Jet,除了E170/E190在伊丹及福岡大幅擴張之外,過去由 DHC-8-Q400擔任的福岡-宮崎、鹿兒島-奄美大島等需求高的航線,也由E170直接入替,提供更優質且飛時更短的服務。隨著ATR 42/72-600於2017年1月順次導入,僅存飛航離島航線功能的Q400,也和SAAB 340同時成為明日黃花,JA845C和JA847C先後在2016的2月和6月除役,而出廠時披上彩虹舊塗裝的JA842C,也在2017年5月黯然離去。拍照的當下, JA848C也跟隨姊妹們離開了日本的天空,而就在一個月後,眼前的JA849C也同樣結束其在日本僅11年的飛行歲月。2019年,隨著ATR陸續到位,Q400如期離開了JAC,但她們並沒有加入J-AIR,而是全都被送到美國的沙漠封存去了。 轉身離去的JA301K,在完成了上午的NH422/1605/1060福岡-伊丹-高知-伊丹後,下午還有NH783/784/ 527/528/511伊丹-長崎-伊丹-熊本-伊丹-宮崎等5腿,在ITM看著AKX的 B735/Q400與J-AIR的E190/E170捉對廝殺,是HND享受不到的樂趣。拍下此景已成追憶的珍貴畫面後,我也該到管制區內候機了。 說到隔山觀虎鬥,在伊丹空港管制區內JAL主場一隅,有個MRJ的展示區。儘管AKX和J-AIR打得火熱,但愛用國貨的心不分你我,ANA是MRJ計畫的首發客戶,率先在2008年下了15機確認外加10機MRJ90的選擇權,也早早規劃MRJ作為超級海豚和大狐狸的後繼機;而當時體質孱弱的JAL,在歷經破產重整恢復元氣後,也於2014年下了32機訂單,而這個數目剛好是其E170/E190的總數(18/14),但誰知人算不如天算,在2015/11/11完成首飛的MRJ,始終無法如願交付,這也讓ANA不得不展延B737-500的使用年限,還追加了DHC-8-Q400和 B737-800訂單,反倒是靠著ERJ-170/190脫胎換骨的J-AIR,利用「噴射客機」與「新飛機」的兩大優勢,讓AKX的處境越來越尷尬,眼看更名後仍沒有起色的SpaceJet快要變成海市蜃樓、Bombardier也退出了該級距的市場,AKX想尋找替代方案,就只剩下E-Jet E2和更大型的A220兩種選擇了。在J-AIR從墊檔小咖出頭天成為中流砥柱的E170/E190,眼看 MRJ已經安寧治療,勢必得以在日本的天空活躍好一陣子,也許,新一代的E-Jet E2也會絕地逢生大舉搶進日本市場。 J-AIR, ERJ-190-100 (ERJ-190STD), MSN 19000728, JA246J 停靠在Gate 19的JA246J,一早已經完成JL2431/2432/2433/2434兩趟伊丹宮崎來回,接著將派飛4 Daily但僅此一班提供Class J的JL2057/2058往返福岡,最後再完成JL2251/2250快閃新潟,今天就功德圓滿。 J-AIR, ERJ-190-100 (ERJ-190STD), MSN 19000730, JA247J 遠方匆匆離去的ERJ-190STD,是晚JA246J兩架出廠的JA247J,今天都在仙台伊丹間折返跑,昨晚夜宿東北的JA247J,今天只要飛完JL2200/2203/2204/2207/2208/2211/2212,就回到繁華的大阪城了。 Ibex Airlines, CRJ-702ER (CL600-2C10), MSN 10344, JA11RJ 每次都躲得老遠的IBEX,JA11RJ今早也從基地仙台出發,但先飛了一趟廣島之後,此行才從仙台飛過來,後面還有伊丹仙台和伊丹新潟各一趟,便能和JA247J雙宿雙飛,昨日仙台今日伊丹共枕眠。 Japan Airlines, B767-346ER, 32888/880, JA603J 先不管J-AIR和IBEX的Regional Jet之戀了,從Gate 17後推的202東京奧運彩繪機,是JAL因應2002成田空港B滑走路啟用後,國際線增班及取代MD-11所導入的B767-300ER一代目的3號機,在日航破產重整時,完美詮釋了著「機材小型化」策略的重要角色,隨著姍姍來遲的B787-8 Dreamliner翩翩抵日後,於2016年10月變身為有頭等艙的國內線仕樣機,今天的任務是先飛JL103/110/115/118/125/128三趟羽田伊丹,最後再值勤JL655夜宿鹿兒島。 J-AIR, ERJ-190-100 (ERJ-190STD), MSN 19000708, JA241J 一溜煙滑進Gate 16的JA241J,是J-AIR的ERJ-190初號機,也是首架日籍的E190,在 2016/4/24伊丹到著後,於5/10投入商業飛行,擔任JL2401由伊丹飛往鹿兒島,是J-AIR首架設置Class J的E-Jet。轉眼間一年半過去了,J-AIR已受領9架E190,此行兩度造訪ITM,除了與鶴丸E190初次見面之外,也一舉收錄了7機ERJ-190,僅漏了JA242J/248J二八佳人。JA241J今早由伊丹出發,重演當年處女航的JL2401/2402,今天一共要飛往鹿兒島3次,在完成了JL2407/2406/2409/2410後,還要再打一趟JL2377/2378往返長崎才能休息。 Japan Airlines, B767-346ER, 32886/875, JA601J JA603J前腳剛走,同為羽田伊丹幹線的JA601J,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嚕進Gate 18,今天安排在JA009D、JA603J之後出發,只要完成JL107/112/117/120/127/130就下課了,身為JAL的B767-300ER初號機果然備受禮遇(誤)。 迅速完成下貨作業的JA601J,當年可叱吒國際航線,她不僅是JAL的首架B767-300ER,也是我的駕魯763初號機,還記得她擁擠不堪的A41仕樣,飛航已經消逝的JL645,卻已在 2016年2月改艙為A25國內線仕樣,HND、ITM、FUK、CTS、OKA等有提供頭等艙服務的航點,大概就是老朋友最常出沒的地點。 J-AIR, ERJ-190STD (ERJ-190-100), MSN 19000724, JA245J 慢慢往J-AIR的小天地移動,與5天前因為Delay而巧遇的E190五號機重逢,JA245J今天也是標準8腿套餐,首先來個JL2371/2372/2373/2374/2375/2376長崎折返跑,最後再來個 JL2415/2414鹿兒島快閃,此時是本日第三度前往長崎,今天一路準點。 Japan Airlines, B737-846(WL), 35348/2867, JA319J 隱身在J-AIR大本營的JA319J,並不是誤入歧途的小白兔,而是今早飛完JL2465/2464前往奄美大島,下午準備載我去東京成田的B737-846(WL)國內線仕樣機。根據 2017/9/1-2017/10/28的國內線時刻表,在伊丹成為J-AIR的大本營後,除了首都航線交給有頭等艙的B777-200/B767-300ER、沖繩那霸每日2班B777-300之外,在ERJ-190也設置 Class J 後,JAL為數多達50機的B737-800(其中41機為國內線仕樣機)反而在伊丹非常稀有,駕魯每晚就只有3架B738駐紮ITM,一號機一早擔任JL2001前往新千歲,二號機一早派遣JL3941前往那霸,而東京成田則是當下鶴丸738伊丹出發僅有的第四個航點,隨著 ERJ-190交付終了,撰文的此刻奄美大島線也轉由E190服務,B738在ITM的版圖,大概也只會隨著暑假旺季而熱漲冷縮。 J-AIR, ERJ-170STD (ERJ-170-100), MSN 17000514, JA226J 停靠在Gate 20僅看得到機尾的JA226J,是J-AIR的E170倒數3號機,今天也是基本功8腿,飛行軌跡是JL2383/2382/2183/2184/2185/2186/2367/2366往返伊丹-熊本-伊丹-花卷-伊丹-花卷-伊丹-大分-伊丹,此時準備再度前往JAL獨家經營的花卷空港,ERJ-170可是花卷鄉親有翅膀的小天使。 J-AIR, ERJ-170STD (ERJ-170-100), MSN 17000356, JA222J 提到花卷鄉親的獨家記憶,停靠在Gate 19也僅看得到七里香的JA222J,一早從新千歲出發,擔任經花卷前往伊丹的JL2831/2180,現階段已經完成快閃熊本的JL2385/2386,預計要再接飛前往大分的JL2365,飛行軌跡根本是和JL226J玩躲迷藏,但此時JA222J靠橋後外型都沒收,機務大哥正專注地檢查著機翼,不知道一切是否安好? J-AIR, ERJ-170STD (ERJ-170-100), MSN 17000524, JA227J 結果在航廈另一端的Gate 24,拍照當下J-AIR最新的ERJ-170準備接手前往大分的 JL2365/2364,以及後續快閃熊本的JL2389/2392,看來JL222J今日身體微恙,由預備機 JA227J無縫接軌後續的航班派遣。 J-AIR, CRJ-200ER (CL600-2B19), MSN 8062, JA209J 談到預備機及E-Jet故障,停在遠方大西瓜塗裝的JA209J,昨晚完成了我的CRJ-200ER千里巡機之旅後,今天好整以暇地閒賦在家當預備機,由鶴丸塗裝的兩位姐姐JA207J/208J出去賺,話說隔年1/31,JAL集團的CRJ-200ER最終航班,原訂是JA209J從福岡返回伊丹的 JL2058(17:22抵達),和JA208J從松山返回伊丹的JL2310(20:10抵達Spot 24),但翌日一架E-Jet故障,擔任預備機的JA209J只好重作馮婦,支援一趟伊丹宮崎往復後, CRJ-200ER在J-AIR及日本的商業飛行,才正式畫下完美的句點。沒想到在離開日本前,還能再見JA209J一面,昨晚的點點滴滴彷彿就在眼前。 慢慢飄回Gate 22,看著B737-800被E-Jet團團包圍,還是覺得有趣,或許,這是JAL為了避免前往東京羽田的旅客搭錯飛機,只好讓飛往東京成田的旅客在角落畫圈圈。表訂 14:40出發的JL3006,預計14:23開始登機,我已迫不及待地想登上我的JAL國際線繼乘航班初體驗,仔細算算,竟然已經與B737-800絕緣了3年半,而距離前一次搭乘JAL的 B737-800國內線,已經是8年前的往事了,那年我從羽田飛關西,今天我從伊丹飛成田,在這往返關東關西的非主流航線上,B737-846總是形影不離地伴我翱翔天際。 以上感謝大家的閱讀,謝謝。 -- 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.cc), 來自: 1.173.160.6 (臺灣) ※ 文章網址: https://www.ptt.cc/bbs/Aviation/M.1623126962.A.173.html
1周前
謝謝分享
06/08 13:00, 1F

1周前
伊丹的美食街超好吃
06/08 16:18, 2F

1周前
我都去看飛機,沒時間去美食街
06/08 18:19, 3F

1周前
06/09 06:35, 4F
文章代碼(AID): #1WllEo5p (Aviation)
if (FB !== undefined) { FB.XFBML.parse() }
PTT美食旅遊區 即時熱門文章
26
45


5
8

4
10
4小時前, 2021/06/18 21:50





文章代碼(AID): #1WllEo5p (Aviation)